午夜前后村野少年与玲珑村妇没穿袜子 让芸芸姨怀我的孩子先杀后奸

时间:2015-03-19 21:58:49来源:http://www.rr95.com/作者:人人健康网

19524

午夜前后村野少年与玲珑村妇没穿袜子 让芸芸姨怀我的孩子先杀后奸

  我在“花丛”歌舞厅执行蹲守任务,直到午夜才离开那个疯狂嘈杂的世界。

  立交桥下的水泥墩旁,一个年轻的农村妇女在卖花生米:“您……要点儿吗?”

  那声音冷戚戚的,不是叫卖,简直是在哀求。怜悯之情油然而生,我蹲下身去,伸手想翻看一下她的“货色”。

  她急急忙忙地去捂那个竹篮,左手按空,竹篮一下向右翻起,一把寒光闪闪的剔肉刀跳了出来。

  “带这玩意儿干吗?”携带凶器,不能不问,我估计她有难处,安抚着说,“我是警察,可以帮助你。”

  “我叫黄秋艳,你要是真想帮我,就留下个电话号码吧。”她冷冷地说,“有事,我会求你的。”

  我给她写下了姓名和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她默默地拎起篮子,走了。2

  隔天凌晨,我正值班,接到箭斗乡派出所廖所长的电话,称黄秋艳已自缢身死。

  “干吗要找我?”我问。

  “她有你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嘛。”

  赶到箭斗寨,廖所长告诉我,黄秋艳和丈夫都在北京城里打工,家里只有公公鲍金财。昨天早晨,黄秋艳得了重感冒,发高烧,跑回家来。

  昨天晚上的午夜前后,街上乘凉、下棋的老少爷们儿突然听见从老鲍家的院子里传出来黄秋艳的哭喊声。过了一阵,就见黄秋艳的公公鲍金财匆匆地从院门里跑了出来,他浑身乱颤,连头都不回,径直朝西奔出了村。

  大伙儿估计是出了意想不到的怪事,进院一看,黄秋艳已经高高悬吊在房梁上。大伙儿一拥而上,把黄秋艳托起,从绳套里脱出来,平放在了木床上。

  廖所长赶忙带人去勘查现场,粗查一遍,最为有价值的发现,便是藏在黄秋艳兜里的那张写有我名字和电话号码的字条。

  “要保护现场!”廖所长喊了一句,大家把街门死死锁住。

  “有了你,我的心里踏实多啦,名闻全局的侦查能手嘛,”廖所长拍着我的肩膀,“哎,你先看看这。”

  是廖所长做的现场笔录。现场上什物摆放零乱,床上留有搏斗痕迹,褥上有分泌物留下的斑痕。死者衣着薄少、不整,头发蓬乱,没穿袜子,两只鞋,穿着一只,脱落一只。所用绳子是由一条破旧床单临时拧成的。没有发现遗书等文字材料。

  褥上的分泌物斑痕很有侦破价值。上吊,就一定是自缢吗?先奸后杀或者先杀后奸,再伪装成自杀,这样的案例相当不少。

  那歹人能是谁?只能是她的公公鲍金财,不然,他不会那样仓皇地奔跑。若是他人所为,他肯定会去报案,可他并没有这样做。3

  廖所长带着我们再次去勘查现场。

  她推开黄秋艳的屋门,啊?众人不禁愕然,里面空无一人!

  “移尸?”不知是谁冒了一句。

  莫非是鲍金财把尸体转移到别处去啦?移尸,无非是想灭迹,灭迹无非是为了掩盖罪行以躲避侦查,因此,这就不大可能是自杀。

  尽管已然无尸,这里终究是第一现场,不可不细查。勘查一阵,我便退出了那拥挤不堪的小屋,独自到院子里细细巡视起来,台阶、院门、地面、围墙……

  回到乡派出所,廖所长先往茶壶里续了一遍水:“罗平老弟呀,有什么高见?”

  我吃力地表白着:“要我看,不寻尸,也无不可。”

  “你说什么?对不起,我没听清。”廖所长的两眼一下睁大起来。

  我加大了音量:“黄秋艳还活着!”

  “不,不可能,”廖所长又摆手,又摇头,极力否定着,“我摸了她的鼻孔,确是没了气儿,摸了她的腕子,脉搏也确实没啦。我还趴在她胸口上听了半天呢,心脏、两肺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没气儿、没脉,就是死了?这不是科学,肺脏、心脏停止工作,并不是现代医学的死亡概念。”进行案情探讨是无需客气的,我反问道,“假死,就没可能?”

  “假死?真是闻所未闻,我在这儿干了20多年了,全是真死。”廖所长将信将疑,“你这话太玄了,不成,得好好地给我解释解释。”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人人健康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人人健康网
http://www.rr9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