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承受不住他的硕大尺寸 丫头收紧一点别流出来

时间:2020-01-16 18:16:43来源:http://www.rr95.com/作者:人人健康网

37624

  傍晚时分,那对老夫妻照例出现在小区的林荫道上。他们虽然70岁上下,却着装优雅得体。

  大爷笔直的身板,约有1米八。身着白衬衫,黑裤子,休闲鞋,左手搀扶着大妈,右手握着一卷报纸。他浓眉大眼,精神矍铄,全然没有普通老人的萎靡。大妈略微矮一些,几乎半个身子斜斜的倚在大爷身上。但是她端庄的面容,白皙的皮肤,自然卷曲的白发,都透着不俗的气质。她每走一步,先把重心放在左手的拐杖上,右脚再努力地迈出,大爷小心翼翼地支撑着她的上半身,耐心而细致。

  他们每天一步一挪地穿过小区,面上都带着微笑。偶尔老太太累了, 大爷小心地扶她 坐在花坛上 ,掏出保温杯递上去。

  一天傍晚,他们照例出现。我出神地看上一会儿,欣赏着眼前的温馨。

  相守到白头,是多么美好的爱情!世风日下,曾经怀疑真爱的存在。世间有真爱,只是因为稀少才弥足珍贵。从两情相悦,到相知相守,柴米油盐一辈子,还能惺惺相惜,相敬如宾的夫妻真让人艳羡。

  念头流转,脑海闪出同样温馨的画面。

  中秋时节,天空飘着小雨。我漫无目的走在街上。街边店铺闪烁的霓虹灯和路的灯光倒影在湿漉漉的马路上,投下光怪陆离的魅影。三三两两的行人撑着伞,悠闲地走过街道。几年不见,记忆中原本朴素的小城出落得娇俏多姿起来。

  突然,一阵悠扬浑厚的乐声响起来。那乐声很特别,像雄劲的风吹过空旷的原野,像波浪涌上黑夜的沙滩,像沙漠的炊烟袅袅升入暗蓝色的天空。

  循声找寻,发现乐声是由一家窗帘店流淌出来的。房子中间的桌子旁,暖黄色灯光下,一个眉目清雅的中年男子在吹埙。他的对面,一个微胖的中年女子在俯身忙碌着手里的活计。

  我不由得走进去,站在一旁静静倾听。

37624

  男子停下来,炯炯的目光探询过来:“您,要做窗帘吗?”

  “不是,我路过,进来听听。打扰了!”我不好意思地说道。环顾三面墙上,各种质地的布料十分精美。

  女子抬起头,冲我微笑了一下,又低头忙去了。她眼里满满的暖意,冲淡我的尴尬。我仔细一看,她手拿花针,在忙着刺绣一大块十字绣,近两米长,一米宽,平平展展的铺满方桌。上面是数个神态各异,体态婀娜的古装仕女。

  “金陵十二衩!”我脱口而出,因为以前曾见过类似的画,据说绣完这样一幅画,要用上很多种颜色的丝线,历时一两年。“哇,这个,真是太考验功夫了!”我对着已经绣了一大半的绣品,赞叹不已。

  这时,乐声又抑扬顿挫地流淌起来,好像是“高山流水”的曲子。尽管不很懂音乐,可那美妙的旋律实在太让人沉醉。 霎时间,世界只剩下这间房子大小,只剩下温馨和谐的夫妻俩:一人吹埙,一人刺绣。

  当然,还有我,一个贸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如呆如痴倾听者。

  一曲终了,我方如梦初醒。 “

37624

  “这叫埙,陶土的。”看我很感兴趣,男子介绍道。他手中捏着的是一手掌大小的深咖色的陶埙,就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凡物,在他,居然吹奏这么神奇的乐曲。

  桌子上从大到小放着一排陶埙,小若鹅卵,大若手掌。他指着继续道:“大小不一样,音色和音质自然也不同。埙越小,调子越高,埙越大,调子越低。我这些是六孔的,也有八孔,甚至更多的。“

  “噢,还有高深的乐理啊!”我茫然应道。我差不多是个乐盲。“你真是藏在民间的高人呐!”

  “你见笑了,我呀,纯粹自娱自乐!”他爽声哈哈一笑,目光清澈,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

  他眼里有掩饰不住的智慧,及对生活的恬淡和满足。

  我确信,他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

  在故乡多年,据我所知,年岁如他者,晚间大多流连的去处,要么在酒桌上划拳吹牛;要么,在麻将棋牌前绞尽脑汁。当然,更有甚者去KTV或者洗脚屋类似的地方。

  告别这对令人艳羡的夫妻,我回头望去,他们依然如初见,像未曾沾染人间烟火的神仙眷侣。

  多年以后,每每忆起,恍如梦境,人间至味,不过是如许清欢——相惜相守到白首!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人人健康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人人健康网
http://www.rr9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