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穿越言情小说《王爷,夺个皇位给你坐》 姚玉陆洛离

时间:2017-12-11 14:41:36来源:http://www.rr95.com/作者:人人健康网

  古代穿越言情小说《王爷,夺个皇位给你坐》主要讲述了:姚玉本是省博物馆的研究生,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让她一睁眼便发现自己降落到了另一个时空成了一位名叫玉瑶的二小姐。也就是说,她穿越了!才刚弄清自己叫什么,自己马上就要跟一位王爷洞房花烛夜了。陆洛离对于自己这位看似痴傻的夫人本来没什么兴趣,可她奇奇怪怪的举动愈发引起了他别样的关心。

29303

  姚玉被鸳鸯佩带到了古代,没有谈情说爱过得她,一来就变成了新娘子,糊里糊涂的嫁进了王府,而娶她的王府三公子,却是个爹不亲娘不爱的人,两个命运相似的人,要如何面对王府中的争斗,如何面对重重难关!

  第十八章:王府小姐情窦初开

  虽然我的恋爱经验也不多,不过从她娇羞而又惆怅的眼神中,我能读出情窦初开的意味,她一定不会承认,我要有点手段才能套出她的话。

  “也不知道那位齐公子是谁家的男儿。”听我这么说,她又叹了口气,“他说他叫什么来着,齐……墨……什么来着?”我故意拉长音,又假装记不起来的样子,果然引起了她的注意。

  “三嫂,你好好想想。”她紧张的看着我,又是摇晃又是轻捶。

  “诶呦,我本来就想不起来,你还摇晃的厉害。”我揉着太阳穴,闭上双眼。

  她马上停了手,一动不动的看向我,我憋着笑,装腔作势的继续说:“是不是早膳吃的有点少,肚子老叫,让我分神。”她立刻起身,让小丫鬟把食盒拿来,双手奉上,这可比红袖她们伺候我还有意思,我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腰都直不起来。

  “三嫂,你快别笑了,你想起来没有?”看她都要哭出来的表情,我也不好意思继续捉弄她。

  “好啦,想起来了。”我调整了一下坐姿,又整了整衣襟,这一切的动作在她眼里都是那么的多余,“齐墨荇。”

  “齐墨荇,齐墨荇。”她自言自语的念叨着,仿佛知道了他的名字就很满足一般。

  “是哪三个字?”面对她这个问题,我还真是无法解答,当时又没有纸笔,只是说出来的名字,我怎么知道怎么写。

  她略有失望,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继续念叨着他的名字。

  “夫人,公子去药铺了,让我来问问您有什么要买的吗?”自那日做馅饼的时候我抱怨铲子不好用后,他只要是出去就会给我带些我要的物品。

  见晴筱也没空理我,当然知趣的先离开了,回到院中百无聊赖的来到书房,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里面的文字我只能看懂少部分,有的书甚至连名字都看不懂,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如何回去还找不到方法,那就必须在此地好好的活着,不认识字怎么行。

  “红袖,你来。”我把红袖唤来,想问问她能看懂哪本书,结果这里的书对她来说也是非常深奥。算了,我让她去忙,自己继续东翻西找,也许上面的书是他不怎么看的,可能会简单一些。

  我踩在凳子上,爬上了书架,果然在上面找到了一本道德经,我虽然看不懂,可是我会背呀,这样对照着应该能学些字吧。心里正在高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陆洛离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我想要转身,奈何书架狭窄,我的衣袖又被突出来的木角挂住,整个人横着从书架上摔了下去,不过还好落在了他的怀里。

  我不好意思的看着他,抖了抖手中的书说:“我想找本书来看。”

  丫鬟们听见屋里面的声音跑进来查看,不过看到我们的姿势又纷纷低头退了出去。

  他看看我,又看看手中的书,将我抱起,放在了榻上,但是身体并没有离开,凑近我说:“这本书不适合你。”

  他拿走我手中的书,在书架上翻找了一会,换了一本薄一点的书递给我,然后搬了一个凳子坐过来,“认字,要从浅显的开始,道德经虽然朗朗上口,但是里面的字却不是简单,这本比较适合你。”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三字经,的确这是古代孩童入门读物,不过他会不会太小看我了?我打开书,读了起来:“人之初,性本善……”虽然里面很多字我都不认识,不过凭着记忆也能背诵出来。

  “你不是为了认字?”他猜得没错,只是我耍了个心眼,不想让他小看。

  “是,不过这本对我来说也有点简单。”我向他抛去个骄傲的眼神, 让他哭笑不得。

  “公子,有位齐墨荇,齐公子派人给您送来了一封信。”橙忆把信交给他后,站在旁边。

  “怎么?他会给你写信?”我探过头想要看一看内容,不过只认得‘承启’二字。

  “他想要为那天的事情道歉,约我在万福酒楼见面。”他看完信随手放在桌子上,写了回信便去偏室更衣,离开前交代红袖不用准备他的午膳。

  我自然拿着三字经学起来,这本是小篆字体,相比于大篆更好认识,从形状上已经与繁体字相近,我若是仔细观瞧还是能辨别出来的,只是古人书信多是文言文,要能读懂就是个难事了。

  写完三字经,我又从书架上拿下一本《礼记》,“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我正读着,晴筱从外面跑了进来,鼓着嘴站在我旁边。

  我合上书心里想:刚用完午膳不是应该小憩吗,跑到我面前干什么?

  “怎么了?谁惹我们四小姐啦。”我拉她坐下,听她哀声叹气。

  “我那天不知分寸,硬要和齐公子比酒量,是不是太不懂礼数了。”她眨着眼睛等待我的答案。我点点头,她满意的继续说:“所以说,我是不是应该给人家赔礼道歉。”我又点点头,听她接着说:“可是我连人家名字怎么写,家住哪里都不知道,怎么赔礼道歉?”

  说来说去,她就是想出去打听齐公子的事情呗,我把刚才的信拿给她看,“不用你道歉啦,我想你三哥定会帮你赔礼的。”

  她快速的看了一遍,欣喜的又蹦又跳,不过马上又安静了下来,眼睛轱辘转的问我:“三嫂不好奇他们会说些什么嘛?”看她的样子,倒是好奇的狠呀。

  “无非就是赔个不是,相见恨晚罢了。”我拿起书想继续研究,却被她一把抢下。

  “三嫂,你怎么都不好奇呢,你就不怕他别有目的,接近我三哥?”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无缘无故的约出去,是让人疑惑。

  见我也有些迟疑,她便拉着我的手,让我赶紧更衣,她准备车马,一道去看看。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出去,又的确担心陆洛离,便换了男装,跟她一起去万福酒楼看看。

  一下马车,她就轻车熟路的跑进去,找到小二问齐公子他们所在?被告知在二楼包间后,我们也悄悄的上去,在他们旁边的包间坐下。

  酒楼除了主梁和大柱以外,其他部分都是木质结构,虽然包间独立,不过隔音效果并不好,晴筱等小二出去后,马上趴在墙上侧耳偷听。

  我也出于好奇,安静的聆听,我已经能清楚的辨别出陆洛离的声音,“原来齐兄还喜欢游历,我可是相当羡慕。”

  “哎,不足一提,我只是偶尔随家父去进货,顺便游历一番。”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晴筱可是乐开了花。

  “听说齐家有人在仕?”

  “是兄长,家父一直想让们走仕途,可惜我的心思不在上面,只有委屈大哥了。”

  “与齐兄相谈甚欢,我也觉得齐兄之心胸更适合闲云野鹤。”

  “正是如此,那一日才冒犯了孝王府的四小姐,在下实在惭愧。”

  “此事令妹也有不妥之处,也不算齐兄冒犯,只是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与外人道才好,她现在虽没有封号,但只要成年,圣上必定会加封,郡主身份尊贵,非外人可比拟。”虽然看似闲谈,可是这句话我却听出了一点劝解之味,难道在我们来之前齐墨荇表露过什么了?晴筱听到这句话也颇不高兴,跺了一下脚,跑了出去,她动作之快,我根本没有想到,待我追上时她已经推开旁边的门,冲进去,气鼓鼓的说:“三哥此言诧异,身份贵贱岂是我们择人而交的理由。”

  虽然晴筱冲进来的突然,不过说完这句话后,齐墨荇还是投来了欣赏的目光,而陆洛离也没有生气之态,看来刚才的话可能只是试探而已。

  “你们怎么来了。”陆洛离没有问晴筱,反而是看着我。

  “额,四妹说想要当面赔礼道歉,我就带她来了。”我一时想不出更好的理由,只能实话实说。

  齐墨荇听此话,连忙站了起来,拱手行礼,文质彬彬的说:“墨荇鲁莽,冒犯了四小姐,还请见谅。”

  晴筱也还礼说:“我也有不妥之处,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们也落座,又换了一桌酒菜,四人欢谈起来。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夹网站地图关于人人健康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人人健康网
http://www.rr9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